岔林资讯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 > 小哪吒票房破49亿 喧嚣背后电影周边版权问题何解?

小哪吒票房破49亿 喧嚣背后电影周边版权问题何解?

时间:2019-11-11 10:27:04作者:admin
 

资料来源:司法网络

今年夏季电影节上最受欢迎的电影是《查娜》。在横扫49亿票房之后,《查娜》的相关衍生作品相继出现在各大互联网平台上。喜爱这部电影的观众也期待这部电影能够生产出这部电影的外围产品。然而,合法的周边还没有上市,假冒的周边已经开始悄悄地占领市场。电影版权问题的解决方案是什么?

小查娜背后的骚动

今年夏天,电影《水仙花的魔鬼孩子》以不可阻挡的力量横扫各大影院。到目前为止,它的票房已经达到49亿元,在中国的总票房中排名第二。这部电影着火了,周围的工业“一片辉煌”。然而,正当原版本《德仁的恶魔小子(The Devil Child of Naruhito)》进入紧张的众筹阶段时,《山寨》电影已经在市场上占据了领先地位。

“山寨”商人赚了很多钱,影响了版权所有者的合法权益,使“保护原创知识产权”成为一句空话。尊重原创,保护版权,这条路,怎么走?

现状:正版追逐山寨

所谓“电影外围产品”(movie peripheral products),也称为电影衍生产品,是指除了屏幕放映之外的所有源自电影的产品,通过商业运作可以增加电影产业的下游产值,并通过使用电影及相关元素获得利润。

电影海报、视频游戏、音像制品、玩具、邮票和由电影人物制作的纪念品都包括在内,甚至主题公园也包括在内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教授张力告诉记者。

事实上,粉丝们一直对电影中的产品有很大的需求。以“德仁的恶魔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为例。“大黑眼圈、双头辫子、红色肚兜、对着屏幕坏笑”的创作形象打破了之前国产动画中德仁的形象,让观众眼前一亮,也赢得了观众的喜爱。

许多网民在官方微博上留言,说“你想要什么样的肚兜”,并问“官方授权什么时候安排在你身边?”对此,官方回应称:真正的外围国家已经在路上了。为此,官方微博还专门公布了《与郭曼一起成长》电影的周边众筹计划,透露周边产品包括徽章、吊坠、钥匙链、海报等。会一个接一个地被众筹。

在这个商机中也发现了一些“假”模仿者。记者发现,在电子购物平台上,一些未经授权的盗版周边商品如火如荼地销售,一些商店已经售出1000多份,严重侵蚀了正版产品市场。周边商品包括枕头、t恤、背心、手机套等。根据印在上面的图片,一些普通商品可以卖到10元到100元以上。

正版仍在路上,盗版在市场上非常猖獗。对此,电影制作人雷·皮影业(Ray Pictures)发表版权声明,称任何未经公司合法授权为电影《德仁的魔鬼孩子》开发衍生品和吸引投资的行为都是侵权行为。公司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维护公司及其创作者的合法权益,呼吁大家抵制盗版,保护原创,尊重创作者的合法权益。

北京市石景山区法院知识产权司前司长易振春(Yi Zhenchun)告诉记者,与电影中人物的图像和图片相关的权利应该属于电影的所有者(通常是制作公司或在电影开头和结尾标明的版权所有者)。将上述内容用于电影周围的产品需要相关所有者的授权或许可,否则将构成侵权,相关产品将成为盗版。

“同时,应该注意的是,即使电影外围产品的制作者已经获得了在其产品中使用电影人物图像的权利,他们通常也无权授权他人使用这些图像或保护他人的盗版权利,除非得到电影版权所有者的明确授权。”易振春说道。

短板:商品化权尚未确立

市场充斥着“假”电影并不新鲜。记者发现假冒伪劣产品主要来自粗制手工艺品作坊和批发市场。它们主要由儿童玩具、服装、纪念品等日用品和快运商品组成,在电子商务平台上在线销售。

“我们密切关注热门电影项目的原因是它们有利可图。”华东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丛立贤(Cong Lixian)认为,盗版者有一种追逐利润的心态,尤其是新技术的使用,这使得快速开发和制造新产品成为可能,同时畅通的电子商务渠道促进销售,所有这些都为“山寨”电影提供了生存空间。

假冒电影周边产品的后果是严重的。就紧张而言,“假”电影已经占领了他们周围的市场,增加了合法经营者的竞争压力,压缩了合法产品的利润份额。盗版产品往往质量低劣,制作低劣,影响了电影中产品的整体形象,降低了消费者的购买欲望。“如果情况严重,它会产生反向挤压效果。坏硬币会赶走好硬币,这将阻碍电影外围产品和衍生品行业的健康发展。”他说。

家庭手工业的发展也暴露了该制度的缺点。张力指出,“山寨”电影侵犯了创作者的商品化权,但我国现行法律并没有确立商品化权。“这阻碍了电影元素的商业化,阻碍了外围产品的发展,助长了盗版产品的猖獗,并扰乱了电影产业的整体生态。”他说。

张力说,与电影的人物、场景、音乐、道具等直接相关的元素是受商品化权保护的对象。商品化权是电影中具有财产价值的知识产权。权利存在于产品中,是实现价值实现的保证。

张力告诉记者,“中国现行法律没有确立商品化权,所以创作者不能直接受到法律保护。在没有商业化权利的情况下,没有直接的法律制度来保护电影元素的真正商业化,例如角色图像、道具、场景和标志。它只能通过版权、专利、商标和反不正当竞争法等现有知识产权法律制度得到间接保护。”

遏制:电子商务平台的严格责任

在这个阶段,很难从根本上根除假冒伪劣产品。不过,接受采访的专家表示,如果我们能从市场流通的角度严格执行平台责任,我们就能在很大程度上遏制假冒产品的高发生率。正如没有生意就没有坏处一样。

在这方面,如果有商家在电子商务平台上销售假冒产品,那么平台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就成了人们关注的焦点。平台是否有义务筛选相关产品?

易振春表示,电子商务平台运营商应对平台上的店铺承担必要合理的检查和关注责任,并采取必要措施,如检查其主体、资质以及是否获得了采购渠道经销商的相关授权,否则将承担不良后果。

自营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以自己的名义向消费者提供侵权产品的,应当承担停止侵权和赔偿损失的侵权责任。

非以自己的名义向消费者提供产品的,如果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知道网上销售者利用电子商务平台销售盗版产品,且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还应当在知道侵权行为和网上销售者后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如果电子商务平台能够证明其已经履行了必要的检查和关注义务,或者在得知网上销售者侵权后及时采取了必要的措施,则不再承担赔偿责任,但必须停止销售。

那么,你如何判断平台是否知道在线卖家正在使用它们销售盗版产品?北京支林律师事务所副主任、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别研究员赵占领表示,如果该平台对卖家发布的产品信息进行广告宣传,根据广告法,该平台有义务对信息内容进行审查。如果平台推荐该产品,它必须承担更高的注意义务。平台不履行义务的,属于知识范畴,应当承担连带责任。

“此外,通常很难证明该平台知道或应该知道在线卖家何时使用它销售盗版产品。这也是为什么在司法实践中,该平台被判处承担的连带责任很少,责任相对较轻的原因。”赵占领说。

治理:对盗版说“不”

“山寨”电影长期以来一直被市场疾病所包围。对此,张强表示,管理上仍然存在很多困难。首先,有大量侵权企业分布广泛,涵盖生产、批发和销售的各个方面。完整的产业链已经形成,很难防止侵权。其次,很难确定损害的后果。如果采用侵权赔偿标准或自由裁量赔偿标准,债权人获得的损害赔偿金额往往过低,不足以弥补所遭受的损失。第三,不完善的知识产权制度使得维护权利更加困难。

深圳南山区检察院知识产权局局长杨洁从刑事案件处理的角度阐述了自己的观点。刑法规定,犯罪嫌疑人复制发行电影外围产品和衍生产品牟利,销售额超过5万元的,构成犯罪,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但是,由于侵权分散,生产销售隐蔽,查获的案件往往达不到立案标准,打击难度加大杨洁说:“目前,更多的调查主要是通过行政执法机构进行的,很少通过刑事犯罪进行实际处理。”

那么,面对打击“假电影”侵权的困难,除了强化平台责任外,我们应该如何保护和尊重原创性,保护版权,对盗版说“不”?张力建议在知识产权制度中增加商品化权,以巩固电影外围产品和衍生品产业健康发展的法律基础。在我国现行法律尚未确立商品化权的现状下,张强认为可以依据著作权法第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将电影中的原始人物、场景和标志认定为可以独立使用的作品。将乐队名称、电影名称、人物形象和名称注册为商标;申请电影及其他保护创作者权利的设计专利。

“从反不正当竞争法的角度来看,判定盗版商销售未经授权的产品是一种令人困惑的行为,构成对真正授权的商家的不正当竞争,也可以依法追究相应的刑事、行政和民事责任。”引入了张力。

杨洁认为,既然这种侵权行为在很大程度上是“假冒伪劣”和“小冲突”,它将对司法机关的认定产生一定的影响。因此,检察机关在积极引导侦查机关取证的同时,还应当与司法机关就证据标准和认定标准进行沟通并达成共识,适当降低侵权认定标准,加大处罚力度,特别是罚款。

易振春表示,对于知识产权诉讼案件,法院可以通过加强证据保全、财产保全、合理分配举证责任、加大判决和赔偿力度等方式,及时有效地维护权利人的合法权益。

丛立贤从权利人的角度提出,一方面,权利人要做好知识产权管理工作;另一方面,面对侵权行为,权利人不应该保持沉默,而应该站起来对侵权行为说“不”,维护自己应有的权利。

面对其他企业正在销售外围产品的情况,电影《德仁的魔鬼孩子(The Devil Child of Naruhito Come to The World)》的右边说,“商店里有专门人员负责调查其他侵权行为。面对侵权,权利方不再保持沉默,这是一种进步。

贵州快三投注 快开彩票平台 特区彩票网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

 
------分隔线----------------------------